休學一年多感言











大家也許奇怪,我離開校園,擺脫學生生活已經幾十年了為什麼還會有「休學一年多」的事情,而且還要發表感言?其實,我的「休學」指的是「鋼琴課」啦。我是在邁入「老翁」階段才開始學琴的,雖然非常喜歡上課,最後還是不捨的在去年十月向老師請假休學,至今已經超過一年還沒有復學。而且休學之後也幾乎很少練琴,不但沒有練琴,也沒有好好照顧我的部落格。好笑的是今年七月底我寫「放了四個月的無心假」時,已經因為很久沒寫部落格而忘記要如何發表了,這次距離上次又超過了四個月,時間荒廢更久,居然連自己部落格的帳號和密碼都忘記了。還好問了我的學生之後總算有了答案,他們什麼都記得!
為了沒有努力耕耘我的部落格,我本來是要寫一篇「向大家道歉」的文章的,可是看到「道歉」這個詞已經被大量的政客沾污了,我就決定不這麼作,而改成寫這篇「休學感言」。說到這些政客,即使一再作錯事,危害人民身家財產,何時曾經誠心誠意道歉過?最近的例子是,一個縣長候選人用操弄族群分裂的方式來競選,即使人們批評也置之不理。後來他們的主席說話了,才趕緊道歉,但可不是跟選民道歉喔,他是因為「讓主席不高興而向主席道歉的」,這就是典型的K黨政客作風。因為這個大詐騙集團的政客,他們的道歉,全部都是以他們的頭目馬某為「範本」:心不甘情不願緊,而且總是轉移話題,模糊焦點。即時把你害慘害死了,他們的道歉永遠是「如果讓妳不舒服的話,我道歉」,但是害死人可不是他們的錯喔。
過去三年多來,我幾乎把全部的時間和精神用在應付台北縣新莊一個號稱三級古蹟的寺廟(雖然號稱供奉「慈悲」的媽祖,主事者基本上是財團心態)透過行政和司法的雙重迫害。雖然我們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但是絕對奮戰到底。因為是對方來告,而不是我去告對方,而且我也不是唯一的被告,整個可憐的貧窮的村子都是被告。三年的司法奮鬥,我終於完全明白,官商勾結的政治環境,雖然官僚們開口閉口「依法行政」,但是實際上他們的行政是既不中立而且違法的。同樣的道理,雖然司法和監察兩院口口聲聲,主持公道,為民申冤,很多時候結果卻是為虎作倀,助紂為虐。一場大災難,監察院調查結果是氣象播報員下台,小鎮鎮長懲處;而那個留學美國,用英語對外國媒體說出I will take the full responsibility的人卻寶座安穩,多麼諷刺!因為全世界公認的這句英文的意思是「鞠躬下台」,而我們這個哈佛博士卻臉不紅,氣不喘,若無其事。難怪使用英語的國家媒體要稱呼他為this man(這個人)!監察院敢動他一根汗毛嗎?
雖然古代民間智慧早有此說,「有錢判生、沒錢判死」,「法院大門開,沒錢莫近來」,如果不是真正碰到,你絕對不會有深刻的體會。可是有誰想要這種親身體會呢?最近聽到的智慧是把「法院」這兩個字的邊旁去掉,它告訴你「去完」,意思是「去就完了」。可是這正是過去三年來我的經驗,行政和司法互相踢「人肉」皮球,可憐的弱勢人民,那有不被折磨死的?去行政部門申訴,它就叫你「尋求司法救濟」,到了法庭上,對方就嘻皮笑臉教你「尋求行政救濟」。我並不是說所有法官都是要錢的,問題在於所有司法訴訟的確都是要花大錢的。光是這點就對財團有利,而對弱勢人民不利了。對方可以以逸待勞,你卻要為了籌錢而疲於奔命。而且因為是被告,依法窮苦的人民卻要繳交三倍於財團的保證金。正如同一般老百姓欠繳幾千塊健保費,要遭受政府各種緊迫釘人的強制催繳,而作為耗資十二億元的「有品計畫」的代言人馬某,市長任內欠繳數百億的健保費,卻可以若無其事,多麼諷刺!這也再度證實這是個不公不義的社會。我們的法律擺明了就是要欺負弱勢人民嘛。
其實花錢還不是最大的問題,雖然古代台灣智慧說「道理千萬條,不如黃金一條」,我寧可不願相信這是真的,但是三年的訴訟經驗告訴我說,即使你有「道理千萬條」還是沒有用的。因為如同我在稍早的那篇「影印機」所說的,問題是即使你有千百個道理,千百個證據,也不一定有用,因為關鍵點是「法官有沒有看,法官要不要看」,還有「看了要不要用」!如果你是愛看歐美電影的人,你會欣賞他們的法律訴訟電影,看到雙方在法庭上的脣槍舌劍,叫人拍案驚奇的攻防戰。但是,如果再讓你親身進入我們的法庭,你會大失所望,甚至絕望。因為每次出庭都是十幾分鐘,哪有什麼辯論!下次再來是一個月後,同樣十分鐘。有的只是累積大疊大疊的訴訟狀!再偉大的哲學家,思想家,理論家都會在這樣的法庭上感到英雄無用武之地,感到絕望。














雖然一般說法,「司法是靠證據」,但是經驗告訴我,重點不在有沒有證據,而是法官要不要看證據。這就是我們司法制度的大災難,法官的「自由心證」佔了太多的份量,有時候甚至是「未審先判,早有定見」那就更慘。以我們村子的例子來說,幾乎所有村民都是敗訴,結果很嚴重喔,「拆屋還地」!但是法院判決的理由是「因為對方有合法土地豋記」,可是即使我提出了幾百個理由和證據說明對方所謂的「合法登記」是「以合法掩護非法」的「違法登記」,根本聽不進去。因為我們的司法判決不需要智慧,也不需要勇氣,只要看到「已登記」三個字,其他一切討論都是多餘。現在的法律和司法明白的告訴所有壞人,只要你騙的過,搶的來,一切都是你的了,「登記有絕對效率」,法律是站在你這一邊的。所以慈悲的媽祖也就擁有了搶來的三百甲土地了。這個所謂「民主法治」時代最大的諷刺是當「弱肉強食」發生時,吃人的不違法,因為被吃而哀叫一聲的,警察會舉牌告訴你「行為違法」!











最近一年多,經常上監察院,最後證明一切也都是白費,監察委員口口聲聲「紓解民怨,糾正行政違法和提高行政品質」,但結果證明也是空談,根本不敢糾正,更別提彈劾了。但是我們還是會奮戰到底的,可是每次從監察院出來,看到一個中年婦人身穿白色「孝服」,在監察院門口唸經、燒香,做法,似乎是要在「監察院」門口超度「司法院」。我不知道她這樣做已經有多久了?可是我相信這一切是沒有用的,因為很顯然根本沒有人理她,似乎也沒有引起任何媒體的注意,更談不上採訪報導吧?就像「公投苦行」一樣可笑又可憐。六十萬人站出來都不甩你了,何況區區幾百人苦行,走死了也不會多看你一眼的。在這麼惡劣的政治環境底下,弱勢人民是最慘的,死了也沒有看一眼,真的。泛藍親說的好,這裡真是個「鬼島」,是妖魔鬼怪的天堂樂園。
很多人都為了我被這個官司困住而放棄一切感到可惜,據說有那麼多人在等著我寫出更多更好的文章,出版更多更好的書本。可是如果社會沒有公平正義,如果社會是壞人、惡勢力當道,文化、藝術有什麼屁用呢?我越來越感到疑惑了,宗教說什麼「心安就平安」,什麼「說好話、行好事、存好心」全是風涼話!宗教家們,如果你們真有辦法,應該去對壞人和惡勢力說教,善人和好人根本不需要宗教的說教。我往後還會做一系列的報導,希望所有看到我部落格的人,互相傳閱,轉給任何關心社會議題,關心公平正義的人閱讀。說不定那天就出現大轉機,出現大貴人!目前更希望大家告訴大家,一起來幫忙,一起來努力,打倒惡勢力。

2 則留言:

Boss 提到...

老師加油~!
by the way...別再休學了~哈

勝華 提到...

老師,您好
我是您以前在高師大的學生
看老師的文章大有痛快之感
我會幫您傳達
讓更多人知道

小華